首页
党风廉政廉政文化
廉政文化
都是县长安排的
发布时间:2012 -08-20 保护视力色: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     快到年底了,老刘正在家里跟老伴和儿子聊天,社区居委会的王主任急匆匆赶来,看到老刘,气儿还没喘匀就说了句:就上你家了!”
  王主任说县长今天下来体察民情,由于是临时安排,时间很紧,县长说到就到,社区决定就让县长来老刘家。
   临走时,王主任还塞给老刘一张纸条,然后叮嘱老刘全家:到时只要往好了说,把家庭情况形容得一片大好就成!”
   王主任走后,老刘打开纸条一看,鼻子差点气歪了。上面写的是县长要问的,也正是老刘现在最头疼的问题。
   一个问题是老刘家今年的收入如何。老刘去建筑工地干了一年活儿,到年底发工钱时老板硬说手里资金周转不开,等有钱了再给,弄得老刘到现在都没心思过年。另一个问题是孩子的情况怎样。老刘的儿子刘鹏大学毕业快半年了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现在还在家待着呢。
   老刘把纸条往桌子上一拍,气哼哼地说:平时想找县长还没机会呢,这回县长亲自登门,我就有啥说啥,爱咋咋的!让我编瞎话,这和往伤口上撒盐有啥区别?”
   话音刚落,县长就来了,身边还有不少随行人员和电视台记者。老刘家的屋子一下子就显得拥挤起来。
   县长先问了问老刘家里有几口人,身体好不好,现在靠什么为生。老刘都笑呵呵地回答了。接着县长又问:今年家里收入如何啊?”老刘挠挠脑袋回答道:不好!到年底了,老板说没钱,两万块工钱到现在还没给发呢!”
   听完老刘的回答,随行人员都显得很意外,不约而同地看向县长。
   县长的脸上波澜不惊,依然笑容可掬地问:那孩子呢,工作怎么样?”
  大学毕业后,没找到合适工作,现在还在家待着呢!”
   旁边的人脸色忽然都变得冷峻起来,王主任也狠狠地瞪了老刘一眼。县长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,转脸对随行人员说:百姓的事,就是我们的事。我们的任务,就是要让百姓安居乐业!”随行人员频频点头。之后,县长又跟老刘闲聊了几句,起身走了。
   没一会儿工夫,王主任又来了,他一见老刘就喊上了:老刘啊老刘,亏我信得过你,你这是诚心给我上眼药!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县长来你家了!让你这么一说,那县长得怎么想?而且这条新闻是要上电视的,你说到时候咋办?”王主任用手指了指老刘,气呼呼地转身走了。
   晚上看县电视台的新闻节目,老刘以为自己和县长对话那段肯定得被掐掉。出乎他意料的是,县长走访自己家那段,居然正常播出了!
   不过,看完新闻,老刘就傻了。电视的图像是自己和县长的对话没错,只是自己说的话全变了,被重新配了音!当县长问老刘家里的收入情况时,老刘的回答变成了挺好,一年下来,赚了两万块钱呢;说到儿子的情况,老刘的回答变成了不错,县里给安排的,在镇上水利站上班。为了防止观众发现声音和口型对不上,说这些话时,给老刘的镜头都是后脑勺。
   老刘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:这帮混蛋,连这都能造假!”
   第二天上午,老刘的手机响了,一接听,竟是欠工钱的老板打来的,让老刘提供个银行账号,要把欠老刘的两万块钱打过去。这可令老刘吃惊不小。老板还说:老刘啊,今天大清早就来了两个政府工作人员,把我堵在屋子里让我立刻给你结算工钱。你说你有这么硬的关系咋不早说哩!”
   挂了手机,老刘高兴之余,心里也挺纳闷:是哪路神仙帮自己讨要的工钱呢?正琢磨着,家里的电话又响了,是找刘鹏的。接完电话,刘鹏一脸兴奋地说:爸,县人事局来的电话,说要派我到一个镇的水利站上班,让我明天就去县里办手续。我马上就有工作啦!”
   一天之内双喜临门,老刘怀疑自己在做梦,老伴狠狠地掐了他一下,说:大白天做什么梦!”老刘哎哟一声,真疼,这才激动地抓住老伴和儿子的手,无比兴奋地说:看来,咱们家的好日子要来了!”
   这时,王主任又来了,他笑眯眯地对老刘说:怎么样,老刘?这下双喜临门你该满意了吧!除了感谢政府,你更该感谢我!要不是我把县长带来,你哪能碰上这好事儿!”
  难道这些都是县长安排的?”老刘疑惑地问。那当然!”王主任说,县长说了,我们的原则是实事求是,电视新闻一定要真实。即使是不真实的新闻,也要想办法把它变真实了!”
  (摘自《笑意》)

党风廉政

用户登录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